沉思的托克维尔

沉思的托克维尔

历史是一座画廊,在那里原作很少,复制品很多

  • 岳不群自宫练剑 中年人的无奈

    岳不群自宫练剑 中年人的无奈

    荐读
    金庸小说,《天龙八部》讲的是众生皆苦,《射雕英雄传》讲的是家国情怀,《连城诀》讲的是人性的黑暗,而《笑傲江湖》讲的则是政治。 金庸先生在《笑傲江湖·后记》中说:“这部小说通过书中一些人物,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 其中最让人深思的角色就是岳不群。一个开篇是君...
  • 美国撤出阿富汗 拜登瞄准新冷战

    美国撤出阿富汗 拜登瞄准新冷战

    国际
    4月14日,拜登宣布将在9月11日前撤出所有驻阿富汗美军,拜登的表态为这场旷日持久的治安战画上了句号。 2021年,是911事件20周年,20年前,911事件震惊世界,小布什为了遏制恐怖主义对美国的威胁而侵入阿富汗。 20年过去了,恐怖组织元气大伤,无力威胁美国本土,尽管阿富汗政...
  • 菲利普亲王的葬礼和王室的黄昏 君主制是否会终结

    菲利普亲王的葬礼和王室的黄昏 君主制是否会终结

    国际
    1  当地时间4月17日,在军乐队庄严肃穆的伴奏乐声中,现任英国女王的丈夫—菲利普亲王的葬礼结束。这位饱受争议的王室成员,也用他的葬礼为英国君主制敲响存废的暮鼓。当有一日德高望重的伊丽莎白女王故去,英国君主制是否会面临又一次挑战? 正如亨廷顿曾悲观预测的那样,无一例外,在现代化浪...
  • 美国“白左”是如何发家的 新左派代表人物有谁

    美国“白左”是如何发家的 新左派代表人物有谁

    国际
    “白左”是中文圈常用的政治词汇,大意是指迂腐圣母的白人左派,用来讽刺欧美盛行的政治正确和逆向歧视。但“白左”这个词并不正确,在历史中,他有一个更为准确的称呼,就是新左派。 美国的新左派诞生于60年代,他们之所以叫新左派,是因为他们与主张工人阶级革命的老左派内容迥异,甚至水火不容。...
  • 乌克兰局势最新进展 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关系紧张

    乌克兰局势最新进展 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关系紧张

    国际
    对于一个大国来说,最危险的事情莫过于被拖入一场错误的战争。米尔斯海默在《大国政治的悲剧》中提到,搞垮对手的最佳方式就是采用诱捕战术,通过将敌对大国引入一场针对小国的全面战争,耗尽敌人的资源与财力。 历史上,苏联依靠越南战争将美国带入低谷,让美国隐忍十多年,美国将苏联引入阿富汗,依...
  • 996与内卷:权力欲下的熬鹰游戏

    996与内卷:权力欲下的熬鹰游戏

    探索
    前几天看到一个微博,写的很有意思,这名昵称为Pfaueninsel的博主提出了一个观点,他说当下的996与内卷不是简单的市场竞争,而是变态权力欲下的熬鹰游戏,996的目的不是增加效率,而是满足领导的控制欲。 对实行科层制的组织来说,领导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,只有领导的权威被保障,自...
  • 人人想做“人上人” 唯分数论为何难以破除

    人人想做“人上人” 唯分数论为何难以破除

    教育
    中国人一直有个心魔,那就是做人上人,从小母亲就会指着清洁工苦口婆心的告诫儿子,你不好好学习,将来就和他一样。仿佛清洁工不仅是贫穷的代名词,在人格上也低人一等。中国人拼了命的做题、考试,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,实现鲤鱼跃龙门的宏图大愿。 商鞅讲军功爵,孔子讲学而优...
  • 《我的滑板鞋》庞明涛被强制送医 谁在制造疯癫的庞麦郎

    《我的滑板鞋》庞明涛被强制送医 谁在制造疯癫的庞麦郎

    探索
    一、庞麦郎,草根的意外走红 3月12日,约瑟翰庞麦郎,本名庞明涛,最终因精神分裂症被强制送进了医院。这位因《我的滑板鞋》而爆火而后一直活跃在b站鬼畜区的草根大明星,线下的演出生涯大概已经画上句号了。 《我的滑板鞋》曾经有多火?这首演唱跑调制作粗糙的神曲曾在2014-15年长期霸占...
  • 美国接种疫苗突破一亿剂 拜登用53天实现预期目标

    美国接种疫苗突破一亿剂 拜登用53天实现预期目标

    国际
    1月20日,拜登许诺在上任一百天时为全美接种一亿剂疫苗,但最终的接种速度远远超过了拜登的预期,拜登只用了53天,就达成了一亿剂的目标。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,截止3月15日,美国已有7105万人至少接种一剂疫苗,3833万人完整接种了两剂疫苗。其中64.1%的65岁以上人口接种...
  • 凝视与物化:女性主义视角解读金庸小说

    凝视与物化:女性主义视角解读金庸小说

    荐读
    近代以来,女性主义者便在不停诘问,虽然文学艺术中不乏女性角色出现,但文学中真正的女性又在何处? 正如福柯所说,话语即权力,因此父权制阴影下的传统文学中,真正的女性形象在文学中是缺失的。女性角色的出现只是满足男性对女性的一种幻想。女性要么被二元对立的分为“圣女”与“妖女”的形象,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