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河南站

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河南站

这家伙真懒,个人简介没有填写…

  • 梁泉清:大花(小小说)

    梁泉清:大花(小小说)

    荐读
    大花是一只狗,是小时候家养的一只狗,是一只母狗。 我是家里的老幺,上头有两个哥哥,两位姐姐。也许我太不争气,整天痴迷于捉虫捕鸟,偷瓜儿摸枣儿,完全成了哥哥、姐姐眼中的“坏蛋儿”。 那是个阶级立场十分鲜明的时代,他们读书的读书,种田的种田,割草的割草,每天从事着“高大上”的活动,自...
  • 葛国桢:犹忆少时拾柴禾,童年故事令人回味无穷

    葛国桢:犹忆少时拾柴禾,童年故事令人回味无穷

    生活
    今晚朋友邀我去剧院观看传统戏曲《春秋配》,看到“捡柴”一场,一曲“羞答答出门来将头低下”唱腔,一咏三叹,九曲回肠,唱得人如痴如醉,回味无穷。让我禁不住又回到了小时候捡柴的那些往事里。 我童年的时候,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,乡下穷,家家户户烧柴奇缺。那时候生产队里每年产的麦秸、豆秸等庄...
  • 徐晓:戏说童年,有色童年成最美好的回忆

    徐晓:戏说童年,有色童年成最美好的回忆

    生活
    今日带着学生参加“戏曲进校园”活动,十二三岁的他们对戏曲很陌生,若不是可以因此不上课,他们怕是连去参加的欲望都没有。 台上老生捋着长长的胡须,闺门旦舞着长长的水袖,小丑晃着光光的脑壳。再加上艳丽的戏服,精致的妆容,高亢的唱腔,孩子们倒也乐得热闹,看得津津有味。 而对于七十年代出生...
  • 银变金:我们班的“杠精”

    银变金:我们班的“杠精”

    教育
    一直以来,我认为奥烦死我了。 奥他不爱学语文,我逼他背古诗,罚他写错字。他不耐烦的很!每次我大声给他讲道理,他小声反驳,反正死有理,我给他起个外号“杠精”。 那次我说:“奥,网上有个那常啥尧的,因为记恨上学时老师体罚过他。结果二十年后,他在大街上用大耳刮子狠狠的出了口恶气。我每天...
  • 苗瑞宾:致敬中师生,意外成为一名人民老师

    苗瑞宾:致敬中师生,意外成为一名人民老师

    教育
    写下这个题目,心中略有忐忑,仿佛致敬我的青春一样。 我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自己村子里上的,到师范学校读书,是我第一次真正离开生我养我的村子,走进城市。我有些迷茫,但更多的是兴奋,我预感到,人生为我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。 报考中师,不是我的本意。但违背老师和家长的意愿,也不是我这个乖孩...
  • 宋伟琴:太极轶事 伏羲山下练太极健身

    宋伟琴:太极轶事 伏羲山下练太极健身

    生活
    “站似一棵松,卧似一张弓,不动不摇坐如钟,走路一阵风,南拳和北腿 少林武当功太极八卦连环掌中华有神功……”每当屠洪刚的《中国功夫》在耳畔响起,不由使我想起自己学太极、练太极的一系列轶事。 一、一场意外的邂逅 你,我,还有他,大家还记得03的“非典”吗?2003年的春天,一场突如其...
  • 李固国:老王撒尿(小小说)

    李固国:老王撒尿(小小说)

    荐读
    人,哪有不撒尿的?可老王这次撒尿,就显得与众不同。 这年头,地摊生意火爆。一到晚上,沟边的劈柴鸡那里,一摆就是几十桌,去晚了还真的找不到地方,有当紧的应酬还得提前预约。 小老板图省事,在沟边弄了个简易厕所——塑料布包上铁架子!人走后,把“厕所”搬到一边,挥舞一阵子铁锨,把那些“垃...
  • 刘敬森:海棠飘香寄相思

    刘敬森:海棠飘香寄相思

    生活
    公园里的海棠花开了! 花开的讯息像从厚重的云层里射下来的一缕阳光,让长时间窝居在家的人的沉闷的心骤然明朗起来。花开了,不就是春天来了吗? 虽然年后疫情的阴霾铅一般沉重,但它依然阻挡不住春的矫健步伐,缕缕春风还是吹绿了花的世界,吹开了花的笑靥,满园的勃勃生机涤荡着冠状病毒的残存,惠...
  • 李宁:改编不是乱编 戏说不是胡说

    李宁:改编不是乱编 戏说不是胡说

    娱乐
    “艺术源于生活,又高于生活”,通过梳理最近的阅读和观影体验,笔者发现:艺术作品往往要在真实故事的基础上进行改编,人们对改编情节的评价虽褒贬不一,大体上却有章可循。本文汇总了电影《背起爸爸上学》、剧本《西厢记》和小说《踏莎行》的改编情况,也梳理了与此有关的创作和鉴赏的体会,望借此与...
  • 沈莉红:品读小南川,走进红色教育基地感觉精神洗礼

    沈莉红:品读小南川,走进红色教育基地感觉精神洗礼

    生活
    光辉闪耀的店子小南川纪念馆,是个需要品读的地方。 车驶离三门峡,往东,在交口处折向东南方向,经菜园乡,翻越雁翎关,到宫前乡桥头村往南,大约再需要四十分钟左右,到达店子街西边的栗子坪村。 一路上山路弯弯,植被茂密,空气清新,鸟鸣悦耳,山重水复处,眼前出现了神往已久的小南川抗日纪念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