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教育中最大的笑话:你给的是暴力和拒绝,却要求孩子自信有担当

    教育中最大的笑话:你给的是暴力和拒绝,却要求孩子自信有担当

    教育
    1、“我这么打你,你还喜欢我吗?” 我是一个二胎妈妈,大宝10岁,二宝7岁。 从嫁给我老公后,我一直是一个人住在我婆婆家。 因为老公在镇里上班,离家需要3个小时的车程,等大宝出世以后,就我和大宝住在婆家。 因为是头胎,公婆对大宝很是溺爱,要什么给什么。 加上婆婆是洁癖狂,她剥夺了...
  • 朱建华:赛读,我和学生共成长

    朱建华:赛读,我和学生共成长

    教育
    梅子涵老师说:一个希望优秀的人是应该靠近文学的,亲近文学的方式,当然就是阅读。海量阅读、深度阅读、全科阅读,是为人生奠基、润色最好的画笔。在学生成长的路上,做学生阅读路上点灯人的执念一直在鞭策、激励着我要做些什么?于是,一场和学生比赛阅读的旅程在二〇二〇年九月一号拉开了序幕—— ...
  • 孩子崩溃的时候 让那些“正确道理”见鬼吧

    孩子崩溃的时候 让那些“正确道理”见鬼吧

    教育
    1、“我再也不理你了!” 9号早上,送菇凉去上学的路上,我在路边的商铺门口看到了两只小流浪猫。 感觉也就刚断奶那种吧,一公一母的两只小猫,互相依靠。 我可以感受到,他们彼此之间的那种情感联结特别强烈,觉得特别心疼,我就邀请他们回家做我的孩子了。 菇凉给他们起了名字,三儿子叫灰灰,...
  • 12岁男孩辍学70天后重回校园 校门口妈妈的举动让人泪目

    12岁男孩辍学70天后重回校园 校门口妈妈的举动让人泪目

    教育
    1、一学期辍学70天 这个学期开学以来,12岁的儿子总共只上了4天半的学。 另外的70天,他都缀学在家。 他的理由是:上学压力好大,老师好凶; 爷爷奶奶不具备和老师沟通的能力; 妈妈不在身边,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,不想去上学。 在这个学期开学前的两天,儿子还在自己的抖音、朋友圈中...
  • 刘红丽:杏园育桃李,师爱谱华章

    刘红丽:杏园育桃李,师爱谱华章

    教育
    风尘仆仆地踏上列车,我的心早已飞到了星河——这片让我梦想开花的热土。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,当我怀揣梦想来到星河,星河便为我提供了实现梦想的舞台,当我的声音被孩子们的笑声淹没,星河让我找到了工作中飞扬的激情,当老师们欢聚一堂畅叙希望,星河让我体会到了团结的力量。在星河近十年的成长历程...
  • 78岁拜登成功竞选美国总统 困境中重生的力量来源哪里

    78岁拜登成功竞选美国总统 困境中重生的力量来源哪里

    教育
    1、78岁竞选总统的人 近期,美国总统大选,当之无愧地成为全球关注的热点。 作为一个对政治关注甚少的人,我也经常在很多热搜排行榜上,看到拜登和特特朗普竞选的各种波荡起伏的故事。 对于政治的很多具体细节,我并不了解,不做过多评论。 不过,我对78岁、白发苍苍的拜登,依然坚守竞选总统...
  • 赵 琪:一不留神,我生了个“慢”孩子

    赵 琪:一不留神,我生了个“慢”孩子

    教育
    11月8日,是她的预产期,尽管我们等啊盼啊,可她丝毫没有一点动静,就这样,在家和医院往返的路上,我们多走了五天,13日凌晨,这个慢吞吞的小家伙,终于姗姗来迟。 正在我们为小家伙起名字发愁的时候,来医院探望的亲戚惊喜地发现,这孩子在笑呢,居然还有个小酒窝。“爱笑的孩子运气好,那就叫...
  • 北大硕士毕业的家长辞职陪儿子考重点 把教育看透了

    北大硕士毕业的家长辞职陪儿子考重点 把教育看透了

    教育
    北京有两条著名的地铁线。一条是全世界最长的地铁10号线,一条是全北京最拥挤的4号线。这两条线的交汇处,是一个换乘大站——海淀黄庄。 海淀这个地名,恐怕在你还把“海dian”读成“海ding”的年龄就已经知道了。所谓“海淀名师”、“黄冈密卷”,中国孩子会铭记一生的两大教辅圣地。相比...
  • 孩子不写作业被带去坟地罚站 孩子的“听话”全凭父母吓出来

    孩子不写作业被带去坟地罚站 孩子的“听话”全凭父母吓出来

    教育
    前不久出了一个新闻,一个小男孩不小心掉进水里,路过的游客纷纷协力把他救了上岸。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,这个小男孩上岸的第一句话,是对妈妈说“不要打我”。 在经历了落水的危险后,他害怕得哭了。害怕的不是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,而是害怕妈妈的责骂惩罚,不难想到平日里受过多少批评。 这让我...
  • 马丽萍:孩子,妈妈用行动教你如何面对工作

    马丽萍:孩子,妈妈用行动教你如何面对工作

    教育
    自疫情蔓延以来,我就是学校的疫情上报员。我需要负责统计全校师生的健康状况、外出经历、与其他人的接触史。每天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一系列的统计工作并上报教体局。 做过这项工作的朋友都知道其繁琐程度,每天脑海里就是多少人返回长葛了,多少人隔离期已满了,还有多少孩子因什么情况在医院住院等...